问题库

欠款多少可以限制出境呢?

最爱你杰杰
2021/11/26 18:27:05
欠款多少可以限制出境呢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百花鱼藤

    2021/12/5 0:02:36

    这是西方国家攻击中国的有利武器,没听说之前西方国家都因此而要求中国陪偿吗,在**结来之后找中国算帐吗?再说,现在哪个国家能做到中国这么棒,这么人道主义,不是都积极采取了措施面对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么,至少沒有像他们强行扯掉呼吸机,那些支持者,可能想中国沦陷为以前被人侵略欺负的状态,不知啥心态,儿也不应嫌丑。

    发表没问题,请把书名从武汉日记改回方方日记,请她保持初心,别为了海外好卖就把武汉捎上。另外,我是武汉人,我家在江岸区,离华南市场两公里,我有悲伤的权利,但是方方只是加重了我的愤怒。

    方方跟我一样,是每天关在家里的武汉人,有其他城市的朋友问我武汉是不是特严重?武汉怎样了?说心里话我除了看新闻看网上的消息,其他的一无所知,小区都封闭了大家都出不来门,医护人员都抗战在一线,哪有时间来跟你聊天告诉你医院的事,她写的大部分是道听途说,没有在一线参与求援的还真没资格说自己知道武汉的什么事,方方也是如此,大部分都是她编的。

    允许不同声音是正确的,否则日记不会传播。不同的声音目的是一致的:追责纠错改变,为了更好。但是区别在于手段不同:其一是修房,其二是拆房。其一是治病,其二是灭杀。手段的不同必将不以意志为控制的走向初衷的反面,且不谈初衷究竟为何。另外,也请允许对不同的声音发出不同的声音。

    你家有一个人病亡了,那是100%的悲哀和权利;另一方面,如果说社会救回了一万条病人的生命。那么你家的悲哀对社会来说只有万分之一,这个时候叫悲欣交集,但是欣大于悲。这个时候,你作为一个人,特别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来话说上述有关生死的话题时,就不能把“悲”突出到一个不适当的位置,来压倒“欣”,无视“欣”的存在。况且方方不是在小众场合,也不是自说自话,而是,把写的日记公诸于世,无论她的初衷,是要反思,还是要出名,还是要金钱,都要产生社会影响,那么这个日记,就更要客观全面。我想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。再打一个简单的比方。你在家跳裸体舞是你的权利。没人管,也没有人有异义,但是你到大街上跳裸体舞,就有人有权利管你,因为你有道德责任。懂吗?

    当**来临,无数中国人的精英,义无反顾,为了这个民族,为了这个国家,他们当中有84岁的院士,有刚刚参加工作的90后,冒着生命危险,抢救传染性极强的病人,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,当武汉危急,全国人民紧急驰援,而身为武汉人的方方,你在干什么呢?方方从一大片森林里摘来一片黄叶,说这森林不行了,快坏掉了。你该怎样跟她解释?她摘的黄叶难道不是森林里的黄叶吗?难道不是事实吗?方方的视野在于她过多地关注于这片黄叶而忽视了整个森林的郁青。作为一个作家,应该懂得怎样记录才更接近于事实,怎样引导阳光照进人们的心田而升华写作主旨,从这个意义上讲,方作家的日记的确有待改进!

    战时状态发表不利抗疫言论,无论真假错对,造成了国民对战胜**的影响,方方在这时段的负面文章,严重干扰了国家民众的抗疫信心,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,实属有错,应出面向国人谢罪。

    她的日记写的真实吗?是事实吗?她去过医院实地采访了解了吗?我相信,她不会去医院实地采访了解,估计她也害怕**,但是如果只是宅在家里,通过手机新闻报道,小道消息来写日记,还在**期间快速在国外出版,你在想什么咧?国家已经付出很多了,免费医疗,国家在行动,不是把老百姓扔在一旁不管,每个中国人都要有可爱国的心!!

    方方,愿意拿出所有版税,帮助此次**中牺牲的烈士家属和一些需要帮助的人……这种说法我表示呵呵。 第一,你是觉得我们的政府没实力或者没情义妥善安置并且厚待这次**产生的烈士家属么?需要你此时跳出来又当又立? 第二,真有此仁爱慈善之心,你的文字为何全是阴暗偏执?真有此高风亮节,你为啥不把中国人另一面的团结和英勇写给西方看? 第三,早干吗去了? 省省吧,一个人的灵魂要是黑透了,万世洗不白!

    选择性地纪录,也许很多是真实的,但很片面。 真正的作家,是不会这样片面取材创作的。 作为曾经的作协领导,更应该高屋建玲,弘扬主弦律。 世界**泛滥,情理已明朗,还在宣扬低级诋毁国家情绪,这不明摆着反共反国反民族! 以上三条确诊,方方不方,特殊时期,需监察重药惩治!!!

    中国每个时代都有文人误国的现象,特别是汉唐以后,宋太祖开始了漫长的抑武扬文统制。养尊处优的文人慢慢变得自私、狭隘,而且矫情。近几百年中国国运沧桑,与将士自废武功,文人空谈误国不无关系。这种方方之流的公知,实在是国家强盛的绊脚石。

相关问题